夜雨十年*

此心安处,便是吾乡。

平面设计师都是从哪儿找素材的?

m

ChungGan:

另一篇链接:不用考虑版权的几个图片网站
 


平面设计师都是从哪儿找素材的?


 


原文来自知乎X xxx的回答


详细解释移步知乎答案。


神器一:Pinterest


 



 


神器二: NounProject


 



 


神器三: Dribbble


 



 


神器四:Flickr


 



 


神器五: Tumblr


 



 


神器六:Behance


 



 


神器七:pixabay


 



 


神器八:花瓣


 



 


一个广告

[黑花]【金缕玉衣】(章二)

     ww我磨磨唧唧磨磨唧唧总算开始继续写了,感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天坑………

嗯………头一次尝试些盗墓同人,有些东西我知道的也不是很详细,emmmmm会有bug可能orz,希望看文的小伙伴多多指教吧Thanks♪(・ω・)ノ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我是分界线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章二:

        解语花摸黑回到自己的房间,刚打开房门准备开灯,后脑就被抵上了一个冰冷的金属,耳边又响起男人听上去十分欠打的声音:“小九爷以后出门要记得关窗啊。”黑瞎子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手举着抢。

     “这么快就逃出来了?东西都拿到了你还到我这里来干什么?”解语花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 “呵呵,小九爷还真是只小狐狸,让其他人为一个毫无用处的破碎片争得头破血流。真正重要的东西那个竹筒,还在你这对吧。”黑瞎子道。

     “看来你的脑子还算好使。”解语花轻笑“雇你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 “抱歉这个是军事机密。”

       解语花转过身来直视着黑瞎子,丝毫没有在意面前指着自己的枪口。“不论雇你的人是谁,你就告诉他,我解当家出两倍的价雇你了。”

     “哟,小九爷您都没问问我的身价就想包养我啊。”黑瞎子笑出了声,不愧是当家的,语气中连商量的成分都没有。

     “我想,你应该没有理由拒绝这个价码,何况,你对这个墓的兴趣不比我小对吧,你若想下这个斗,一个人根本不可能,没有比解家更好的选择。”解语花的语气依旧平稳“而且我相信两个你都不会比这个墓里的东西值钱。”

     “小九爷凭什么这么认为我会答应?”

     “就凭你,到现在都还没开枪。”

       黑瞎子沉默了片刻,继而脸上意味不明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几分“哈,不愧是解当家的,果然有胆量。好,成交。”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这么爽快,解语花是个聪明人,黑瞎子也是。更何况解语花也说中了,他确实对这个墓有兴趣,对他这种人来说,更吸引他的是美丽而致命危险的东西,是刀头舔血的快感。

        黑瞎子顺手打开了房间的灯,利索地收回枪。

     “大半夜的戴着墨镜,你看得见?”解语花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 “不戴反而看不太真切。”黑瞎子的回答有些莫名其妙,解语花也没多问。

       解语花走到桌前,从袖管中抽出竹筒,轻拍竹筒的一端,倒出了其中的东西,在桌上展开。

       黑瞎子凑上前,桌上拿东西看起来好像是张画儿,画的还是个人脸的模样,着实看不出来和墓有什么关系,只是在人脸的大概嘴部位置做了个记号。

     “这应该就是那墓的地图了。”

     “这都能被称为地图?”黑瞎子不禁感到奇怪,但解语花看到这张图后的神情却像是肯定了什么似的。“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应该是修建墓时候的工程图,画图的人为了保密用特殊的方法制作了这些图,虽然现在我也不知道怎样才能让图上的东西现形。”解语花说到这里顿了顿“而且……这图的材质不是纸。”

      黑瞎子伸手摸了摸地图,发现这种触感更像是——丝绸。但据所知这墓有些年头了,按理说丝绸制品保存不了那么久才对。

   “等明天回了解家,再想办法能不能使这东西现形。”解语花反反复复正正反反看了几遍地图一时也没能摸出点门道来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折腾了大半夜,又马不停蹄的赶回解家的四合院儿,黑瞎子好好地休息了一个晚上。当他嘴里叼着个包子走进解家书房的时候,解语花正在桌前仔细的研究那份地图,桌上散乱的摆着一些老旧的手札,不知道他已经在这呆了多久,黑瞎子都要怀疑这人是不是铁打的?

     “花儿爷可研究出来什么了?”黑瞎子拉来一旁的椅子坐下,三两口把包子吃了。

     “没有,但是这地图的材质大致可以确定了。”解语花拿起一份手札递给黑瞎子,黑瞎子低头一看,翻开的那页上画着只青碧色的虫子,一旁写了这虫子名儿——碧蚕。剧毒,产于苗疆,一般成虫将卵产在水潭中孵化。其丝坚韧,火烧不断,能存千年。(注1)

     “这么说这墓所在的位置是……”

     “苗疆,更确切的说是云南。”解语花接过黑瞎子的话继续说“下去过的人已经有几批,只有三个人活着出来了,我们动作要快,虽然点子扎手,但难保不会有人捷足先登。”

       解语花抽出一份云南的地图,上面拿朱红的笔标记了进入云南后到达墓穴的路线,确定了沿途经过的几个寨子后,立马打电话联系人手和置办装备。

       黑瞎子看见桌上合起来的手札封皮上写着——云南牧羊河考古记。后面还有行小字——

    “解连环”

 

注1:碧蚕这种东西是不是真的存在还有待考究,所以这个介绍真的是我胡诌的。


emmmm感觉自己浪了一个星期了,总该开始做点正事了。。。。。例如填完我的坑😂。。。。。讲真大纲摆在面前,但是细节方面真的好难办눈_눈

[黑花]【金缕玉衣】

        作者的前言:
又是一个坑,艾玛,前面的坑都还没填上😂

文风正经,我尽量不ooc

欢迎各位大大和小天使指点(*ฅ́˘ฅ̀*)♡

================我是分界线===============
   章节一:拍卖会

        黑瞎子第一次见到解语花是在那次新月饭店拍卖开场前,他刚走上二楼便看见了倚在栏杆边打电话的解语花。墨镜后的目光在面前的人身上停了停,嘴角的笑容更深了几分。他虽然提前知道这次拍卖物中有样极有分量的东西,据说和一座墓有关且还是个肥斗,但却扎手,折在里面的人已有好些个却也只带出来这么一点儿信息,可在成堆的冥器诱惑下仍旧有许多土夫子跃跃欲试,且不说冥器的价钱,这趟一旦成了在道上也能混点名声出来。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墓竟能惊动解家,解当家的还亲自来了。眼前这人,倒是和道上传得一点不差,粉红色的衬衫,眉眼生的俊俏,虽是个唱角儿,除了身子骨看上去略显清瘦了外,这身暧昧的颜色确也遮掩不住他身上做为当家的凌厉果决。
     接完电话的解语花转身回了包厢,黑瞎子也哼着歌吊儿郎当的走进了自己的包间。
       前面四件拍卖品竞价者不少,不过这二楼的几位贵宾确基本没有举过几次牌,黑瞎子琢磨着估计都是冲着最后一件拍卖品来的。   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最后一件拍卖品被送了上来,穿着旗袍的主持人笑盈盈的站上台来开口:“想必各位也都应该有所听闻,这最后一件拍卖品并非新月饭店所有,是有位客人托付我们新月饭店拍卖,在此之前那位客人想提醒在座,有能力的人能从中获得巨大的好处,若是高估了自己可是会赔上身家性命的哦。”说完,她转身揭开了盖在最后一件拍卖品上的红布。
      托盘中放着的是一只泛黄的竹筒和两块玉制的碎片,一旁的伙计拿着长杆将托盘挑起送上二楼给二楼的几位贵宾细看,托盘中的碎片间似乎是用极细的金丝连接,玉片上隐隐有一些纹路,可毕竟是个残片一时半会儿看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      最后一件拍卖品低价起得高,不少人只能望而却步,二楼的几位抬价倒是抬得气定神闲,不过看样子解当家是志在必得。不过就在解语花第四次摇铃抬价后,最左边包厢中的客人突然将价抬到了目前的两倍,这下已经超过了解语花的预估,所以他只能放弃。在场的人也没人能出比这更高的价,最后一件拍卖品最终归了那位客人所有。               拍卖会结束已经是晚上十点多,黑瞎子走出新月饭店,从口袋中摸出半包烟,一边抽着一边望着天边的月亮,等到半包烟抽的差不多了,周围的灯也灭得差不多了。头顶的月亮被乌云遮住,月黑风高啊,真是个偷东西的好日子,黑瞎子心想。      
        一早就摸清楚了最后那件拍卖品的卖主的房间。正当黑瞎子准备翻窗进房的时候,突然有人从房里跳窗而出,伸手一勾,借着一旁树枝缓住下落的速度,在黑夜里矫捷得像只猫,悄无声息的从三楼跃下。看清了跳下来的人,黑瞎子差点笑出声:“长夜漫漫,看来无心睡眠的不止我一个啊。”      
        解语花抬头打量眼前的男人,从头到脚一身黑,大半夜的鼻梁上还架着副墨镜,脸上挂着痞里痞气的笑容,堵在路口,一点让路的意思也没有。眉角一挑:“道上的?”见对方默认,解语花向前走了两步开口:“道上有胆子拦我的还真没几个。”    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拿人钱财,替人消灾。有人雇我拿到这最后一件拍卖品,做生意的这点信用还是要讲的,想必这道理小九爷您也懂,所以今儿只好得罪您了。”黑瞎子慢慢悠悠的说着一边卷起袖子。      
    “这么有信心能从我手里抢东西?”解语花轻笑。    
     “不试试这么知道呢。”黑瞎子一把抓向解语花的左肩,解语花反应很快,一缩身,借势冲着黑瞎子胸口就是一手肘子,黑瞎子侧身用左臂架住,手腕一翻擒住了解语花的右手,却不料解语花一拳打在他手肘的麻筋上,手一脱力,被解语花挣脱了钳制。黑瞎子不甘示弱,腾身一脚扫了过去,解语花急忙后退,腰间的包却被黑瞎子一脚踢开,木制的盒子从中飞出,解语花伸手抓住盒子,手却再次被黑瞎子反扣在身后,从他手中抽走盒子,黑瞎子凑近解语花,脸上的笑容越发痞气,低声在他耳边道:“小九爷现在可信了,嗯?”      
        感受着男人在耳边的气息,解语花偏头一笑,淡然自若的对上黑瞎子的视线,半眯的眼中仿若有零星光芒闪烁,看得黑瞎子一瞬间出神,他虽说对男人没什么兴趣,但是他对美人还是感兴趣的。或许是因为他自幼唱戏的缘故,唱戏人一笑,眼波流转,或喜上眉梢,或笑里藏刀,或难言苦笑。戏早已融入解语花的骨子里,所以他笑起来时眼角含情,要黑瞎子来说着实是个美人啊。    
     “你觉得你今晚能够安然离开这儿?”解语花开口。    
      黑瞎子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,杂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听声音人数估计还不少,为首的人刚一进巷子便看见了僵持在一起的黑瞎子和解语花二人,一边冲上来一边向后招呼:“人在这里!快抓住他们!”手里居然还拿着枪。
        “看样子被发现了啊,不过我走不了小九爷您觉得您走的了么。”看着逐渐包围上来的人群黑瞎子并没有放开解语花的意思。    
       “我走不了?那可未必啊。”解语花话音刚落,黑瞎子只觉得怀中人身子一缩,腹部便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整个人摔入人群中,解语花借着这一脚的力脱离了包围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​​​ ​​​

[尊礼/阴阳师梗]【归照】

食用说明:
慢更,
本文略中二……慎入……
至于结局是he还是be估计要看我写最后一章的心情。
无视ooc和错别字的都是小天使(ฅ>ω<*ฅ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分界线君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章一『山中鬼』
   前天夜里刚下了一场雨,今天早晨却是艳阳高照。被阳光的热度蒸腾出来的湿气混杂着泥土的腥气充斥在每一个巷陌,然而仍旧未能干扰到街上的车水马龙。屋檐的下方积了浅浅的水洼,被几个欢闹着踢着竹球而过的男孩儿踏得四散飞溅,留下几行凌乱的脚印,其中一个男孩儿穿着麻布织的白色狩衣,那是被送往山上神社学习的孩子的装扮。
  三轮一言躲开几朵溅起的水花,掩了掩斗笠,走到了巷子的尽头,只有到了这里人才变得零星,在一扇门前停下,站在他身后,腰间配着刀的少年上前敲了两下门。穿着青色和服的男人打开门,微微躬身“家主在茶室等二位,请随我来。”
  跟着男人走进门内,接触到皮肤的空气瞬间清凉了下来,让人感到说不明的舒服,固有结界么,三轮一言心想。院子里种着巨大的樱花树,树冠已经高过了屋顶,然而刚刚在门外时却什么也看不见,细小的花瓣飘落到一旁的水塘上,水塘边生着或深或浅的草和灌木。
  男人将三轮一言领进房内后便退了出去,房间内摆着一扇屏风和一张榻榻米,屏风上绘着墨竹和雀,榻榻米上摆着茶杯和一只瓷瓶,瓶中插着一枝半开的白桃,宗像礼司坐在桌边:“恭候阁下多时了。”三轮一言和少年也在棉垫上跪坐下来“山中的事耽搁了点时间”
“居然能有事情让神官都束手无策么。”
“是啊。”三轮一言已经将头上的斗笠摘了下来,露出的头发居然是霜雪般的白色。神官不仅是家族历史的记录者,还能够读出所有妖物的情感以及和它们沟通,即便是阴阳师,也只能通过式神和其他妖物沟通,但传说中神官甚至能够聆听神明的语言。在宗像继任家主时,从他手中接过家主的古刀——天狼星,然后跪在神龛前听他念祝福的诵词。
“山上的妖物莫名的暴动了,包括山神,我只能感受到它们的愤怒和狂躁,这种状态下根本无法进行沟通。”三轮一言语气严肃。“所以,我想请你动用八咫镜。”
宗像沉思了片刻“好,我明天上山。”
“多谢。”
“这个孩子是?”宗像看着一直安安静静坐在一边听着他们谈话的少年。
“这孩子叫夜刀神狗朗,是我的徒弟,总要有人在我死后能继任神官之职。”
“神官也会死亡吗。”
“人生五十载,去事如梦幻,天下之内,岂有长生不灭者。(注1)不论是五十载还是千百年的岁月,都是相同的。
相传东方有一种神木名叫大椿,将八千年当作一个春季,八千年当作一个秋季,殊不知在天地之间,也不过是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。我,也不过如此……”三轮一言轻笑,于他而言,他活得已经够久了,见得够多,听得也够多了,孤独而寂灭的一生,他不害怕死亡,生命的最后能有一个人陪着他,他很满足,但想到那个少年也要面对和他一样的命运,有时候他会觉得不忍,但神官一职却不能因此空缺。
“是么……”

[次日]
  明明是正午,包裹着整座山的浓雾却仍旧没有散去,在山中根本看不清任何事物。宗像凭着记忆从一条小路往山顶上走,手中握着八咫镜,虽然不是神官,但身为阴阳师,他也依旧能够察觉到山中妖物的躁动不安,身边的云雾涌动,他能感受到那里面潜藏着觊觎他的妖物。
  在宗像走到到达山顶的栈桥时,巨大的影子从旁边的云雾中窜了出来,两只尖锐的牙闪着寒光朝着宗像刺了过来,迎上它却是天狼星的青色锋芒,巨影吃痛闪躲到一边,这时宗像才看清那妖物的模样,是一条银白色的巨蛇,只有头颅露在浓雾外,不知有多长的身体拖在雾中看不见,它嘶嘶地吐着的信子,鼻中喷着白雾,因为牙上的钝痛,眼中附上了一层愤怒的赤红色,那就是三轮一言说的山神,它原本应该是这座山的守护者,但此时却被狂暴所控制,它腹部的鳞片开阖,在雾中穿行,死死的盯着宗像。满是白鳞的长尾向宗像抽来,宗像侧身躲开,在他闪躲的方向,锋利的獠牙直刺向他,山神的攻击非常迅猛,但是宗像的速度比它想象的要快,手中的天狼星挥出一道青色的月刃,精准的打在山神的七寸上,撕开了寸许深的口子。山神因为受伤愤怒的咆哮了一声,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人类的对手,转身游走回云雾中消失不见。
  将天狼星收回刀鞘中,走下栈桥。手中的八咫镜此时发出刺目的光芒,仿佛降世的另一个太阳,周围的雾气瞬间在光芒下消散。
  周围苍翠参天的树木露出了身形,一座红色的鸟居出现在宗像面前,整座鸟居像是被大火焚烧过一般,但它上面的红色却像是暗红的血浸上去的。宗像从不记得这里有过一座鸟居,但他仍旧走了进去,即便是要面对未知的危险,他的步幅也没有因此打乱,腰脊挺得笔直,就像这样一直走在他大义的道路上。
  走过鸟居,虽然周围的景色没有任何的改变,但是却十分的诡异,因为这里“干净”的过头了,感受不到任何生灵的存在,包括妖物,仿佛只有树木无尽的延伸开来。走了一段时间,宗像看到了一潭池水,但是这里是山顶,就算是暴雨所至,也不可能沉积下这么多雨水。况且那池水还有上涨的趋势,仿佛是从地下涌上来的一般,他站在池水边,池水看起来混杂着什么不是很澄澈,倒映着影子也只徒有个人形而已,宗像看向手中的八咫镜,八咫镜可以照出事物的真实之影,此时它上面映着的景象和周围的一模一样,也就是说周围的一切并不是幻境是真实的。
  池水已经漫过边界上涨到了宗像脚边,他向后退了几步,一瞬间宗像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异样,再一次环顾四周,目光掠及池面的停了下来,在他刚刚站的位置,那个原本以为是倒影的阴影却没有随着他移动!那个根本就不是湖面上的倒影!他意识到,那片水下藏着一个人!他看到的是那个人的影子。
  在他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时候,整片水潭突然泛起滔天的巨浪,在宗像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将他吞没,水呛入肺中,感觉仿佛有死亡气息涌入体内,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反应,而他却在此时看清了水下的那个人影,周身燃着红莲烈焰,缓缓睁开赤金色的眼瞳……

注1:日本战国三杰之一织田信长的辞世词。

只有你能照出我我很少看见自己,没有你我只看见一片荒凉的空间。我没有看穿我的镜子的墙壁,我不得不一个字一个字地学会生活,就像人们一个字一个字的把它忘记。

大地上の占米·LoFoTo:

独檐掩映浅枫色,片眸鎏转换流年。
冷看风雨频扫叶,静观炎凉屡乱尘。

感謝的文字,么么哒:D

一座城池:

很长一段时间里

君莫笑以为

那人离开以后

不会有人再记得他



要是账号卡拟人我一定最喜欢君莫笑。

想摸摸他的头告诉他。

“没事,以后你碾压整个荣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