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雨十年*

此心安处,便是吾乡。

[尊礼/阴阳师梗]【归照】

食用说明:
慢更,
本文略中二……慎入……
至于结局是he还是be估计要看我写最后一章的心情。
无视ooc和错别字的都是小天使(ฅ>ω<*ฅ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分界线君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章一『山中鬼』
   前天夜里刚下了一场雨,今天早晨却是艳阳高照。被阳光的热度蒸腾出来的湿气混杂着泥土的腥气充斥在每一个巷陌,然而仍旧未能干扰到街上的车水马龙。屋檐的下方积了浅浅的水洼,被几个欢闹着踢着竹球而过的男孩儿踏得四散飞溅,留下几行凌乱的脚印,其中一个男孩儿穿着麻布织的白色狩衣,那是被送往山上神社学习的孩子的装扮。
  三轮一言躲开几朵溅起的水花,掩了掩斗笠,走到了巷子的尽头,只有到了这里人才变得零星,在一扇门前停下,站在他身后,腰间配着刀的少年上前敲了两下门。穿着青色和服的男人打开门,微微躬身“家主在茶室等二位,请随我来。”
  跟着男人走进门内,接触到皮肤的空气瞬间清凉了下来,让人感到说不明的舒服,固有结界么,三轮一言心想。院子里种着巨大的樱花树,树冠已经高过了屋顶,然而刚刚在门外时却什么也看不见,细小的花瓣飘落到一旁的水塘上,水塘边生着或深或浅的草和灌木。
  男人将三轮一言领进房内后便退了出去,房间内摆着一扇屏风和一张榻榻米,屏风上绘着墨竹和雀,榻榻米上摆着茶杯和一只瓷瓶,瓶中插着一枝半开的白桃,宗像礼司坐在桌边:“恭候阁下多时了。”三轮一言和少年也在棉垫上跪坐下来“山中的事耽搁了点时间”
“居然能有事情让神官都束手无策么。”
“是啊。”三轮一言已经将头上的斗笠摘了下来,露出的头发居然是霜雪般的白色。神官不仅是家族历史的记录者,还能够读出所有妖物的情感以及和它们沟通,即便是阴阳师,也只能通过式神和其他妖物沟通,但传说中神官甚至能够聆听神明的语言。在宗像继任家主时,从他手中接过家主的古刀——天狼星,然后跪在神龛前听他念祝福的诵词。
“山上的妖物莫名的暴动了,包括山神,我只能感受到它们的愤怒和狂躁,这种状态下根本无法进行沟通。”三轮一言语气严肃。“所以,我想请你动用八咫镜。”
宗像沉思了片刻“好,我明天上山。”
“多谢。”
“这个孩子是?”宗像看着一直安安静静坐在一边听着他们谈话的少年。
“这孩子叫夜刀神狗朗,是我的徒弟,总要有人在我死后能继任神官之职。”
“神官也会死亡吗。”
“人生五十载,去事如梦幻,天下之内,岂有长生不灭者。(注1)不论是五十载还是千百年的岁月,都是相同的。
相传东方有一种神木名叫大椿,将八千年当作一个春季,八千年当作一个秋季,殊不知在天地之间,也不过是白驹过隙,忽然而已。我,也不过如此……”三轮一言轻笑,于他而言,他活得已经够久了,见得够多,听得也够多了,孤独而寂灭的一生,他不害怕死亡,生命的最后能有一个人陪着他,他很满足,但想到那个少年也要面对和他一样的命运,有时候他会觉得不忍,但神官一职却不能因此空缺。
“是么……”

[次日]
  明明是正午,包裹着整座山的浓雾却仍旧没有散去,在山中根本看不清任何事物。宗像凭着记忆从一条小路往山顶上走,手中握着八咫镜,虽然不是神官,但身为阴阳师,他也依旧能够察觉到山中妖物的躁动不安,身边的云雾涌动,他能感受到那里面潜藏着觊觎他的妖物。
  在宗像走到到达山顶的栈桥时,巨大的影子从旁边的云雾中窜了出来,两只尖锐的牙闪着寒光朝着宗像刺了过来,迎上它却是天狼星的青色锋芒,巨影吃痛闪躲到一边,这时宗像才看清那妖物的模样,是一条银白色的巨蛇,只有头颅露在浓雾外,不知有多长的身体拖在雾中看不见,它嘶嘶地吐着的信子,鼻中喷着白雾,因为牙上的钝痛,眼中附上了一层愤怒的赤红色,那就是三轮一言说的山神,它原本应该是这座山的守护者,但此时却被狂暴所控制,它腹部的鳞片开阖,在雾中穿行,死死的盯着宗像。满是白鳞的长尾向宗像抽来,宗像侧身躲开,在他闪躲的方向,锋利的獠牙直刺向他,山神的攻击非常迅猛,但是宗像的速度比它想象的要快,手中的天狼星挥出一道青色的月刃,精准的打在山神的七寸上,撕开了寸许深的口子。山神因为受伤愤怒的咆哮了一声,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人类的对手,转身游走回云雾中消失不见。
  将天狼星收回刀鞘中,走下栈桥。手中的八咫镜此时发出刺目的光芒,仿佛降世的另一个太阳,周围的雾气瞬间在光芒下消散。
  周围苍翠参天的树木露出了身形,一座红色的鸟居出现在宗像面前,整座鸟居像是被大火焚烧过一般,但它上面的红色却像是暗红的血浸上去的。宗像从不记得这里有过一座鸟居,但他仍旧走了进去,即便是要面对未知的危险,他的步幅也没有因此打乱,腰脊挺得笔直,就像这样一直走在他大义的道路上。
  走过鸟居,虽然周围的景色没有任何的改变,但是却十分的诡异,因为这里“干净”的过头了,感受不到任何生灵的存在,包括妖物,仿佛只有树木无尽的延伸开来。走了一段时间,宗像看到了一潭池水,但是这里是山顶,就算是暴雨所至,也不可能沉积下这么多雨水。况且那池水还有上涨的趋势,仿佛是从地下涌上来的一般,他站在池水边,池水看起来混杂着什么不是很澄澈,倒映着影子也只徒有个人形而已,宗像看向手中的八咫镜,八咫镜可以照出事物的真实之影,此时它上面映着的景象和周围的一模一样,也就是说周围的一切并不是幻境是真实的。
  池水已经漫过边界上涨到了宗像脚边,他向后退了几步,一瞬间宗像突然察觉到了什么异样,再一次环顾四周,目光掠及池面的停了下来,在他刚刚站的位置,那个原本以为是倒影的阴影却没有随着他移动!那个根本就不是湖面上的倒影!他意识到,那片水下藏着一个人!他看到的是那个人的影子。
  在他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时候,整片水潭突然泛起滔天的巨浪,在宗像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将他吞没,水呛入肺中,感觉仿佛有死亡气息涌入体内,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反应,而他却在此时看清了水下的那个人影,周身燃着红莲烈焰,缓缓睁开赤金色的眼瞳……

注1:日本战国三杰之一织田信长的辞世词。

评论(7)

热度(21)